第一一七七章 家宴(续)

作品:《大周王侯

人气hg体育官网|免费注册: 重生凰宠倾天下 兽黑狂妃:皇叔逆天宠 超品修仙小农民 大宋有毒 民国谍影 山沟皇帝 雄起中亚 诸朝争霸

????林觉一饮而尽,众人也纷纷举杯喝干。林觉又倒满了第二杯酒,端着酒杯离席走到众席之间,沉声道:“这第二杯酒,林觉向诸位赔罪。林觉身为家主,却连累的大伙儿颠沛流离,担惊受怕,这是我的过错。我知道诸位都心中有些怨言,喝这杯酒之前,我想向诸位叔伯兄弟解释事情的经过。让你们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”

????众人纷纷肃容静听,这是他们最想听到的事情。他们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突然间从杭州一路逃到这伏牛山中到底是为了什么?放弃了大好的产业,放弃正常的生活,谁心中能没有怨气?

????“各位叔伯兄弟,事情是这样的。朝廷之中发生了剧变。本来皇上已经立了晋王郭冕为太子,但皇上的次子郭旭心怀不满。那郭旭是当今宰相吕中天的女儿梅妃所生,吕中天本极力推动郭旭被立为太子。这么一来,竹篮打水一场空,他们便心中不忿。那郭旭铤而走险,勾结吕中天等一干逆臣发动了政变,杀了皇上和太子以及太后皇后,血洗了后宫。枢密使杨俊不但未能制止,反而在事情发生后为了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加入其中。一夜之间,朝中血雨腥风,皇上和太子惨死,郭旭这禽兽不如之人却成了当今的皇上了。”

????虽然早有耳闻这些传言,但此刻林家众人听到林觉说出此事的经过事,还是惊的场寂静,目瞪口呆。

????“这个禽兽,这一切果然是真的。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这郭旭杀父杀兄,杀了太后和皇后,丧尽天伦,猪狗不如啊。”

????众人低声议论着,纷纷咂舌不止。

????林觉继续道:“……当然,宫闱之中发生的事情跟普通百姓没有太大关系。然而,因为新法之事和太子之争,我在朝中为官时和郭旭吕中天等人结下了仇隙,你们肯定认识方大儒吧,便是松山书院中原来当山长,杭州城中颇有名望的方先生。他也是我的恩师。正是因为吕中天等人的迫害,害的方先生进了牢狱。方先生何等刚正之人,岂会容许这些宵小之辈在身上泼脏水,为自证清白,他自杀了。虽然是自杀,但凶手其实便是吕中天等人。身为方先生的学生,我岂能跟杀师之人同流合污。那郭旭能做出这等禽兽之行,可见平日人品之恶劣。我也不可能跟这种人同流合污。他们拉拢了我多次,我却断然拒绝。你们说,我做的对不对?”

????“家主做的很对,这样的人岂能跟他们结交?那都是些奸邪之徒啊。啥父杀兄杀太后杀皇后,这便是禽兽也不如啊。人说虎毒不食子,这等人家主自然不能跟他结交。”一名林家旁系老者沉声道。

????“对,族伯说的很对,家主若是跟这种人混在一起,岂非要被世人所唾骂。家主做的没错。”众人纷纷道。

????林觉点头道:“看来我林家人还是懂是非曲直的。这种人,林觉岂会跟他们结交?正因为我平时不假以辞色,所以,郭旭夺了皇位之后,他

????们便要除掉我。我当然不肯坐以待毙。我不但不能死在他们的手里,还要救出他要杀的其他人。这也就是我此刻身在此处的原因。你们说,我做的对不对。”

????众人纷纷点头道:“该当如此。”

????林觉点头道:“既然大伙儿都说我做的没错,那么问题来了。他们要杀我的话,会不会放过我们林家众人?”

????众人呆呆无语,林觉沉声道:“这便是我让林虎送信去杭州,通知大伯二伯带着你们即刻赶往伏牛山的原因。我不可能卑躬屈膝在逆子奸臣之下,当然便要逃走。我逃走了,却不能置林家叔伯兄弟的性命而不顾。这也便是此刻你们在这里的原因。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。你们倘若觉得林觉做错了。害的你们背井离乡跑到这大山里的话,便可以不喝此酒。我绝对能理解你们的心情,绝对不会怪你们。倘若你们能理解我为何这么做,那么我们便喝了这第二杯酒。”

????众人纷纷点头,原因摊在面前,家主确实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些人。倘若在这种情形下留下来,便都得受到牵连,都得死在别人手里。

????林伯庸端起杯子起身,走到林觉面前,将酒杯往林觉杯上一碰,仰脖子喝光。沉声道:“我第一个支持林觉这么做。说白了,家主也是为了我们林家着想。家主不能跟他们同流合污,他们篡位之后必然要清洗我林家。这便是家主要我们离开杭州的原因,他是要救我们所有人的命。这酒,如何不喝?”

????众人闻言纷纷道:“该喝,这不是家主的错,这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喝,都喝。”

????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,一口喝干。林觉感激的看着众人,轻声道:“多谢诸位能够理解我的苦衷,林觉感激不尽。”

????林觉一仰脖,喝光了杯中酒。

????林伯庸走到林觉身旁,拍拍他的肩膀,沉声道:“林觉,你不要有太多的自责。想我我林家虽然非豪门大族,但也是数百年的大族。我林家能绵延数百年而至今仍然兴旺,仍然立足于世,靠的便是家族同心,且有所坚持。当年我林家从中原迁徙至杭州时,也是因为朝着纷乱。我林家先祖不肯向篡位夺国的武唐政权低头。今日我们从杭州迁来这伏牛山,也是因为不肯向篡位者低头。这正是我林家先祖之风,你没有做错。可惜伯年不明白这一点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????林觉道:“大伯放心,二伯虽然不肯来,但恐也不会束手就擒。我已命人去杭州探访,倘若找到他,必将他请来这里。”

????“好,好,那是最好。”林伯庸点头道。

????林觉转向众人道:“诸位叔伯兄弟,昨日,我们已经举行了誓师大会。小王爷登高一呼,高举讨逆大旗,决定为皇上太子报仇,铲除篡位之人和一群不忠不义的奸佞之臣。也就是说,我落雁谷已然举旗而反,誓不向郭旭低头。现在你们到了,我也放心了。你们不要担心,我伏牛山落雁谷虽然只有七

????八万军民,但却也不惧朝廷官兵。你们在这里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现在这里最缺的便是人手,我很快便要创办十多个作坊,需要大量人手。说句心里话,这些事交给别人我还信不过,我要用的是我林家人。因为涉及一些机密之事。”

????林伯庸笑道:“那可太好了,我还正担心咱们这么多人怎么安置呢。拖家带口的一两百号人,种地他们也不会,难道天天坐吃山空不成?你原来早有计划,那我便放心了。”

????林觉笑道:“回头我跟大伯细细商量此事。拿出个方案来,也好具体实施。”

????林伯庸点头道:“好,回头咱们好好商量商量,安置族人,这是大事。”

????林觉点头,回到桌旁取了酒壶,走到林伯庸面前,给自己和林伯庸各斟一杯酒。然后举起酒杯对林伯庸道:“大伯,这第三杯酒,林觉要敬你一人。”

????林伯庸笑道:“敬我作甚?”

????林觉诚恳的道:“大伯,当年因为情势所迫,我暂代了家主之位。自问担任家主这数年见,对林家并无太大贡献,着实汗颜。我这个家主当的不称职,凭大伯二伯和各位叔伯兄弟支撑家业,给予包容。林家能渡过难关,靠大伯你们操持得当。我身为林家家主,做的太少了,着实心中惭愧。”

????林伯庸微笑道:“这是什么话?若不是你,伯年怎么能救出来?伯年当年犯的可是死罪。为了救林家,你可是殚精竭虑,多方想办法的。若非你当家主之后让江南大剧院跟我林家合股,又调整了经营的方向,我林家怎么会这么快恢复元气?这几天我和伯年总是感叹你的眼光独到。行事果决。若不是你,我林家恐已倾覆了。”

????林觉摇头道:“我做的还远远不够,绝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大伯你们所为。我每想到这些事,心中皆汗颜无地。我不能为林家众人谋得福利,今日却连累了大伙儿,实在有愧家主之名。大伯,林家真正的家主其实是您。以前家里出了一些事情,做了一些改变,但现在,该回到正轨了。所以,这第三杯酒林觉敬您。喝了这杯酒后,我将家主之位归还给您,这也是我一直所想之事。”

????林伯庸惊愕摆手道:“不可不可,我可不能接受。你年富力强,是我林家翘楚,你当家主最为合适。千万不要说什么连累了林家,适才道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怎地还是提起?”

????林觉正色道:“大伯,听我说。我如今跟随小王爷举起讨逆大旗,小王爷授我总揽军务之职,我会很忙碌。以后或许还要领军出山打仗,恐再难管理家族之事。当初我当家主也是暂代其职,本就是权宜之计。现如今这般情形,我更改将家主让出来。这对我,对我林家都是有好处的。您老人家德高望重,本就是家主。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,林觉相信家主一定会将林家管理的井井有条,比我尸位素餐要好多了。大伯不要推辞了,这是林觉的真心请求。绝非虚言假意。”